兴奋剂制造1954年世界杯“伯尔尼奇迹”

近日,西班牙埃菲社的一则报道在世界足坛掀起轩然大波,文章披露,前西德队之所以能创造奇迹,是因为他们服用了兴奋剂!

事实上,当场比赛结束时,1954年世界杯主办方瑞士就在德国队的更衣室里发现了许多奇怪的空药瓶子,主办方随即将瓶子封存。当时的联邦德国队队医洛根表示,他只是给球员们注射维生素C来增强耐力。但此后发生的一切非常奇怪,联邦德国队多名球员在世界杯之后就同时患上了黄疸性肝炎,并且两名球员利布里奇和赫尔曼后来均死于肝癌。

当时兴奋剂检测还并不健全,但56年后,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埃里克·艾格斯在对当时封存的空药瓶进行了精密的检测后,发现其中有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成分,而这正是一种典型的兴奋剂。

艾格斯表示,球员们使用的这种兴奋剂德国人并不陌生,它叫脱氧麻黄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很多的德国士兵都在战场上注射过这种药物。事实上,这种药物是一种中枢型兴奋剂,也是“”的主要成分,有短暂的兴奋抗疲劳作用。它的副作用是使用过这种药物的人绝大多数都会患上黄疸病,严重的则可能导致肝癌。

目前德国足协还没有对此发表评论,而德国奥林匹克体育联盟则表示他们已经知道了艾格斯的研究,一位官方发言人对记者说:“请注意,这一切仅仅是‘有迹象表明’,而不是已经证实。”

尘封56年后,伯尔尼奇迹突然遭遇质疑,半个多世纪的风云变幻,让这次质疑本身就很难被证明。不过在国际体坛反兴奋剂的历史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nandaihe8.com/,伯尔尼年轻人此类秋后算账的事件并不少见。用IOC(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话来说:“兴奋剂的发展速度远远超过反兴奋剂检测的发展速度,这给反兴奋剂带来很大难度。”

纵观国际体坛,最显著的例子当属环法七冠王阿姆斯特朗。2005年,法国《队报》披露,自1999年开始,阿姆斯特朗每次参赛时的备用药检样本中均含有促红细胞生成素(EPO)。虽然一个独立调查小组随后证明了阿姆斯特朗的清白,但在阿姆斯特朗退役之后,几乎每届环法冠军都会陷入禁药风波,而阿姆斯特朗复出之后参赛的两届比赛,再无昔日风光,很容易让人怀疑他昔日的成绩究竟是怎么得来的。

而在足坛,反兴奋剂调查秋后算账的先例也比比皆是。今年8月,法国国家队前队医帕克莱特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披露,法国队之所以能在1998年世界杯决赛中战胜巴西夺冠,伯尔尼年轻人是因为法国球员在整个世界杯期间都在服用促红细胞生成素(EPO)。不过,由于FIFA在1998年尚未采集血检样本,这让如今的取证难度很大。

在世界足坛,德国人始终被看作是顽强的代表,而证明这一点的标志性比赛,就是前西德队在1954年世界杯决赛中3比2逆转击败匈牙利一役,那场比赛也被称作是“伯尔尼奇迹”。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场里程碑式的比赛始终闪耀着精神的光辉,直到今天,人们突然发现光辉之下多了几处阴影。近日,西班牙埃菲社披露,当年西德队之所以能逆转如日中天的匈牙利,是因为球员在中场休息时注射了兴奋剂。

1954年7月4日,世界杯决赛在瑞士伯尔尼进行,决赛双方是前西德和匈牙利。两周前的小组赛中,西德队曾以3比8惨败给当时如日中天的匈牙利。

开场仅8分钟,匈牙利传奇球星普斯卡什和塞博尔的进球,就帮助匈牙利2比0领先,一切都按照人们的预想在进行。然而,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前,德国人就将比分改写为2比2平。终场结束前,前西德前锋拉恩突破射门,皮球应声入网,前西德队奇迹般地完成了3比2大逆转。

这是不可一世的匈牙利队自从1950年以来输掉的第一场比赛,西德则成为了第一支赢得世界杯的非种子队。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